多情

干柴烈火




>>>>1


又到了夜间巡逻的时候。

田柾国百无聊赖地玩着Piano Tiles,驾驶位上专心致志开着车的人是一起巡逻的搭档金南俊。

“你小子,有你这样让哥干活自己偷懒的吗?”

“啊,因为很无聊啊,反正也没什么事嘛南俊哥~”

副驾驶位上的年轻人翘着二郎腿脸上却对着金南俊扯出个灿笑,溜黑的眼珠眯成一条线,两条撒娇肉挤在一起真是好不可爱,还有那标志性的小兔牙也露出来在跟金南俊打招呼,这张纯良的小脸儿跟田柾国平时那拽痞样简直完全判若两人,反正是任谁看到也生不动气了。所以当金南俊一看见这张被欺骗过多次的脸就立马自认倒霉,得我还是安静开车吧,谁让我排班跟这位爷排到一起了呢。

田柾国是比金南俊晚两年进来的新血,当时觉得这人看着还很小还一副怕生的样子,话不多跟其他人也没什么多余的接触,有点想起初入这里的自己,刚好头儿把他交给自己带,便忍不住上了心。哪想到接触没多久后这小子的真面目就露了出来,不仅爱闹味口也挺重,长着这么一张人畜无害的脸荤段子是手到擒来,看起来完全混不吝一小流氓,还挺惹人喜欢的,跟他们混熟得也快,毕竟本质只是老流氓和小流氓的差别。

田柾国两手在腿上四指连弹摁得不亦乐乎,摔得破屏的手机里流泻出轻快的钢琴曲完全没顾及身边被劳役的人的心情,突然间车就停了,接着是驾驶座开门的声音。

“我去便利店买点东西,你要吃什么?”

金南俊十有八九是烟瘾又犯了,田柾国头也没抬张口说了个什么东西, “嗯…棒棒糖吧!那我顺便也去放个闸。”说着就把手机收了起来也下了车,摸黑走进了附近的一条巷子里。

这附近治安不算太好,哎也不能这么说好歹也是属于他们管辖的地方,不过这一块儿虽说还赶不上红灯区但是酒吧林立来往的人是鱼龙混杂也少不了要出点什么事儿,不过可能是这几年才上任的新头儿雷厉风行的手段让两边都略有耳闻,那些人要闹事也不在这儿闹,他们这些下属倒也乐得清闲,毕竟人民公仆也是要有私人时间的。

这种地方的公共厕所设施都很差,巷子里黑灯瞎火的厕所里的灯也暗得不行,可是总归是解决了生理需求,田柾国依然是浑身轻松一阵惬意,正提着裤子刚走出来结果就看见前面不远处好像围了一群人。那边刚好是酒吧的后门,一般都是工作人员进出的或者用来倒垃圾,这巷子这么长也没几个路灯,零零散散的分布着,为数不多的一个就安在了这后门处。田柾国观察了一会儿,发现现在的情况确切来说,应该是这群人以一个人为中心四散分布着,只不过这散得有点近,人吧还个个表情不善,实在让人没法儿往好的地方去想。

被围在中间的那个人田柾国是没看清楚,他刚好站在那人背后,只觉得这人身形瘦弱,除了顶上一头蓬松张扬的香芋色头发和机车感的黑皮夹他是没能再看到其他,反正看着就整个一不良少年,估计也就是小年轻们之间寻仇挑衅了,不过这群人还专门挑在这么晚了的暗巷里群殴,也是够黑的。

作为一名热血青年,还是挂牌的人民警察,田先生没理由不出手啊,可是默默看了看这群人起码也有四五个,虽然自己一身肌肉也不是白长的各项功夫也都是过硬的可是赤手空拳1v5还是有点吃力的,而且万一自己要帮的那人是个拖油瓶或者万一两边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怎么办?那自己岂不是费力不讨好还可能搞得一身伤?思来想去,我们田sir决定缩着。那群人横在田柾国出去必经的路上,把这条巷子唯一的出路挡住了,避无可避。他躲在暗处正琢磨着应该怎么出去呢,这地方也没什么近道儿反正无论如何是不可能绕过这群人偷偷开溜了,索性直接等他们完事儿了再出去好了,顺便观察观察下情况,好点的话可能能避免一起恶性事件实在不行…那也能把被揍的人送去医院抢救抢救啊。年轻的田警官这样安慰自己。

“哎呦,我们泰亨长得真是漂亮啊,”为首的人那双布满老茧的大手不安分地在金泰亨脸上划过,边摸还边吐出恶俗的话,眯眯眼在金泰亨脸上时刻打量着,配上那张肥头大耳的脸更是让人作呕,接着却是话锋突然一转,“你就是靠着这张脸玩了我女人的?”

哦,看来不是单纯的打架斗殴,是情仇啊。田柾国在后方观察后在心里暗暗评价道。

“哥哥你可误会我了,我连嫂子是谁都不知道呢怎么会给哥哥戴绿帽啊?”金泰亨直直盯着面前的人,将一双眼睛瞪得更大,声音也是够嗲,看得那人是将手下的皮肤捏了又捏。

金泰亨这话听起来委屈,把自己撇的干干净净的可是把面前这人连同那没露面的女人都给一并羞辱了——你看看,你女人我根本看不上你自己头上还绿草飘飘。那女人前段时间天天缠着自己,长相一般却风骚得紧可是跟自己不合适啊,他金泰亨又不是什么直男哪有心思玩女人,没想到还是个有主的,还真是够放浪的。

“嘿,也是,你这么个小娘炮怕是对女人也没兴趣吧,不如陪哥儿几个玩玩呗?”

哟,敢情是看上这小可怜了。

那人的手还是没从金泰亨脸上拿下来,掌心里的茧子磨得他整个人都快狂躁了,可是现在这情况由不得他发脾气,听到这句话他立马感到情况不妙挤出个笑脸就想推脱过去。

“哎哎哥哥这都这么晚了我赶着回家呢你看我天天都来这儿我们下次再玩呗?”

虽然没看到正脸,可是打扮的这么叛逆不是搞乐队的也十有八九是处于青春期的中二少年之类的,没想到金泰亨这一开口声音竟是意料之外的低沉有磁性,就像大提琴演奏出的重低音,竟然有点性感,这放软了声音的一声哥哥更是莫名叫得田柾国心痒痒。

“别下次了,就今晚吧,谁知道你小子嘴里这样说着明天会不会就辞职不干了,”脸上的手终于放了下来,不过改为搭在了肩膀上,看来是要强行把人往外面带了,“反正我们哥几个就是想玩玩你,刚好明天没课可以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管他是什么理由呢。”

眼看要被带走了金泰亨这下才是真的慌了,自己好歹也是gay界一枝花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但是这种情况下被强行掳走这种事从来没找上过自己他一时还想不出什么好的自救方法只能一边陪着笑脸一边推着要强行捞过自己的人。

就在这时,自己另一边肩膀被牢牢箍住了。结实的肉体挟卷着微热的体温紧挨着自己,甚至还夹杂着淡淡的果香,金泰亨还没来得及抬头看这突然冒出来的人又是何方神圣,就听一句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话噼里啪啦就在自己耳边炸开。

“听说你在泡我马子?”


—TBC—

评论(6)
热度(22)

© 一箱情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