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

干柴烈火




>>>>2





“听说你在泡我马子?”

“……”

“啊?问你话呢小叶。”

刚刚还流氓气派十足的人被这一声小叶压得抬不起头是立马噤了声,四周几个人也迅速蹿在了一起,低着头在田柾国面前一字排开。

“嘿,田sir啊,我怎么没听说这小娘炮儿跟您打得火热呢……”被唤作小叶的人局促地搓着手满脸堆笑看着田柾国,他们敢打金泰亨的主意自然是做足了功课的,可没人听说这人还有个条子相好的,还刚好是跟他们很熟的田柾国。“田哥什么时候也开始玩男人了?”

“怎么说话的呢,这是你嫂子。你自己不是都有女人呢吗都还想玩玩你嫂子呢我跟谁好还得要你管啊?”田柾国现在是作威作福了,刚刚在后面隔得太远看不清人脸,听着听着就觉得这人说话声音有点熟悉可是光顾着陶醉在金泰亨的音色里了一时没想起来是谁,这会儿看他们要把人拽走了他也跟着往前一窜借着光一下就看清了——这不是经常见面的叶三嘛。这叶三这张老脸,要不是田柾国看过他的身份证亲自确认了的确是如假包换的90后那他是万万不能想到这人还是现在正在在读的大学生的,总之是让人印象十分深刻,过目难忘。

“不用我管,不用我管。”叶三现在是更局促了,又局促又不甘心,也有点儿尴尬。看来今天时运不济出门没看老黄历刚好被这座门神给堵了,煮熟的鸭子都到嘴边了还能飞了,任谁心里也不舒坦。可偏偏碰上的是田柾国,看他这事儿是要给搅和完了叶三只能哑巴吃黄连打碎牙往肚里吞,事儿没得逞还得一个劲儿地搓着手陪着笑脸。

“你们这大晚上的,还专门来接嫂子下班啊,挺有心的哈,不过你嫂子有我送回去就够了,不早了你们也都赶紧回家吧。”

田柾国把腰杆子挺得笔直,底气也足了起来。他现在这么大爷完全是平时痞惯了,也知道自己在这一片儿的风声,虽然看着年轻可也是摸爬滚打过来的,办事儿手段干脆利落,跟这周边一块儿老犯事儿的家伙们也熟得很,那些人也都知道这位年轻警官虽然平时看着嬉皮笑脸,跟你称兄道弟没个正形儿的可是遇事基本上也是个说一不二的主儿,刚好被逮到了就自认倒霉吧。况且面前这几个人那更是局子的常客了,田柾国也没心虚的理儿。

虽说进进出出的也没犯什么大事儿可估计这群人叛逆期有点长,都是闲不下来的人老爱惹点儿事,大概有个有钱老爸可以比别人多犯点错。平时的小打小闹也就跟着去局里做个笔录,口头教育下顶多关个几天出来就又生龙活虎了,看到熟悉的警官那自然是要笑脸相迎的。可是叶三今天是打了包票说要请哥几个玩一玩的,这下好事是被搅黄了,脸上挂不住有点下不来台,虽然现在无话可说却也只原地踌躇着没有要走的打算。

“怎么,还不走?这是知道我还没下班还想陪我再去局子坐坐?”田柾国看这情形伸手将怀里的人又紧了紧作势摆出要请他们一同再去喝杯茶的样子抬脚要往巷子外走。

叶三他们几个看这人是要不回来了,只是寻个乐子而已把自己也给赔了进去也太不值当,赶紧作出急着要走的样子,匆匆忙忙跟田柾国道了别就前后脚快步离开了。

呼,总算是解决了。田柾国和金泰亨心下都松了一口气,然而就算是在这么紧张的时候了金泰亨竟然还趁着田柾国替自己解围的时间将他打量了个全。金泰亨一直处于被动的位置头也没怎么抬,一低头就看见田柾国脚上蹬着的一双锃亮的皮靴,顺着视线从下往上一一扫过这人修长有力的双腿,被警服刚好勒出线条的劲瘦的腰和自己往后靠一靠就能感受到的厚实胸膛,以及余光瞥到的那线条起伏的手臂都在提醒金泰亨这的确是一具nice body,被荷尔蒙侵袭了的小心脏让金泰亨心猿意马的有点骚动。头稍仰起只能看见这人锋利的下颌线,乌黑的头发利落地在侧边分开露出好看的眉眼,剑眉星目眸子里像是会发光,鼻梁挺翘,嘴唇上薄下厚,还带着自然翘起的弧度。糅合进纯真和成熟的一张脸,随着他说话时不着调的语气和略带痞气的笑容真是让金泰亨看得腿软。

“…田警官?”看着人都走不见了这人还没有放手的意思金泰亨耸了耸右肩示意警官先生自己有话说。

“哎你以后注意点儿啊,这么晚了别…”田柾国没什么自觉,之前注意力一直在叶三身上,看着他们一行人飞快出了巷口才把目光收回来,扭过头刚要开口叮嘱两句,刚好跟金泰亨视线撞了个正着。他自始至终都没能看见这人的脸,这会儿才借着路灯看了个清清楚楚,有点被惊艳到,不禁在心里忍不住的感叹。

虽是单眼皮眼仁儿却黑白分明,正盯着自己,过于浓密卷翘的眼睫毛扑朔着投下一片剪影,从来没见过哪个三白眼能美成这个样子。鼻子也像是测量好的艺术品,是严谨的等边三角形。要命,鼻尖上竟然还有一颗隐隐约约的小痣,此时隐匿在从侧面打下来的暧昧阴影里,薄削的嘴唇微微抿着,还时不时将红艳的舌尖伸出来舔舔。看他这短短一会儿已经舔了不少次了可能只是下意识的动作,可田柾国就觉得他是故意的。这样的脸做出这样的动作只能让人觉得是诱惑,是勾引。也是,难怪那群人要打他的主意,不是没道理的。

田柾国嘴上还在说着话其实自己都不知道到底说了什么了,手倒是一直没放开。他现在只能看见那猫儿一样的小舌在自己眼前晃悠,滋润双唇的动作在他眼里就变成了慢动作播放,只觉得勾人得很。还好他的同伴还没忘了自己去方便的搭档,恰好响起的手机铃声不算太晚的挽救回了一点点警官先生失态的形象,当然,也只是没让它变得更糟而已。

“喂,哥,嗯我没事儿,遇上点麻烦耽误了。”

“我还以为你小子上厕所忘带纸要死在里面了呢。什么麻烦,要不要我过来?”

“哥你就不能说点好的啊,我要是死了以后谁再陪你一起出巡啊。哎也不是什么大事就……”刚准备跟金南俊汇报就看见金泰亨凑近自己做了个“嘘”的动作,煞有其事的样子。眼睛稍微瞪大了点,看着那被手指抵着的撅起来的柔润嘴唇田柾国竟鬼使神差的顺了他的意,他是想着这点小事儿也不用去局里备案就随便搪塞了过去。

“就没什么事,我个人一点点私事。现在也到下班时间了,哥你就别管我了自己回去吧。”

“行吧,没事就行,你玩完记得回家,明天上班别来迟了。”对这个弟弟虽然多有照顾但是大家也都是成年人了,田柾国自己也有分寸,金南俊也就没多管直接开车回去了。

田柾国的胳膊可还一直搭在人家肩膀上,随着打电话的动作胳膊微微挪动的时候短袖下裸露出来的肌理就像在金泰亨敏感的后颈处磨蹭一样,打完了也没撒手,就这么盯着无端一直被搂着的人看,挑了挑眉毛意思是现在可以说说你那个手势是什么意思了。

金泰亨看着这人随意的一个小动作小眼神都在往外散发着荷尔蒙,再次舔了舔嘴唇终于开了口。

“警察先生,请问我可以袭警吗?”





—TBC—

评论(4)
热度(29)

© 一箱情愿 | Powered by LOFTER